2019年1月16日 李达白 0Comment

55岁,是大桥镇本地人,以前一直在广东务工,四五年前和丈夫一起回乡创业,栽培了这片火龙果,经过多年的成就,他们的火龙果产业已经远近闻名。55岁,是大桥镇本地人,以前一直在广东务工,四五年前和丈夫一起回乡创业,栽培了这片火龙果,经过多年的成就,他们的火龙果产业已经远近闻名。

    现在,她和丈夫罗建华又在谋划着栽培沙糖桔,要在现代农业这个大平台上施展抱负。打工学技, 回乡栽培火龙果从2000年早先,詹美娟和丈夫罗建华一起到广东务工。“那时我们经熟人介绍到广东种菜,想着当农民异国什么大挑战,抱着多赚一点钱的想法就去了。”詹美娟告诉记者,配偶俩来到广东龙岗,发现当地企业很多,蔬菜需求量也大,他们便租地耕种,早先了异乡种菜生涯。

    在经历了多次变迁后,一次偶尔的机会,詹美娟配偶接触到火龙果栽培。“原因种菜的土地被征收,我们改行做了一段时间快餐,原因异国固定摊位,收入不稳定,后来熟人介绍帮一位台湾老板种火龙果。”詹美娟说,配偶俩勤快细致,谦虚好学,老板颇为赏识,并将火龙果的栽培技术全都教给了他们。罗建华回忆道,当时老板说火龙果市场前景大,投入少,很适合创业,主动提出让他们配偶回家栽培,为此,老板还馈赠了一些火龙果苗扶持他们创业。

    回乡后,2013年罗建华和詹美娟在大桥镇三善村租了几十亩地早先栽培火龙果。万事开头难,在平整了土地种下火龙果苗之后,困难也随之到来。“都是两配偶干活,异国人帮忙,也请不起人,每天起早贪黑,但是栽培不是一下子能看到成果的,这让人看不到希望。”回忆起当时的辛劳,詹美娟在旁边偷偷抹了一把眼泪,当时他们在家栽培火龙果,孩子们外出打工,每月的工资都寄回来,而这些钱又全部用在了火龙果栽培上。

    每天早上5时起床,吃过稀饭之后,配偶俩就要下地干活,一直到太阳下山看不到路之后才会回家。“第一年种,第二年比较少果,前两年都异国收入,这让人有点绝望,实在太辛苦了,自己无数次想要放弃。”罗建华回忆,很多次感觉坚持不下去时,那位台湾老板总是适时打来电话鼓励他们,帮他们分析行情,希望他们坚持下去,并尽力帮助、宽慰他们,说坚持到第三年,就会见到成果。

    正是有了台湾老板的鼓励,詹美娟配偶才坚持了下来。做强做大, “职业农民”再上路第三年,是一个丰收的年份。罗建华和詹美娟栽培的火龙果大批上市了,枝头上满满都是沉甸甸的果子。这时候他们更忙了,两个人采摘,然后在二级路边上卖。“销量出奇的好,每天很快就卖光了。”詹美娟笑着说,辛劳的汗水终于结出果实,这让她有了成就感,也对美好生活充足了期待。

    如今虽然火龙果栽培基地已经名声在外,基地也从早先的几十亩扩展到100多亩,但平时还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干活。“每天都要走完这100多亩地,除草、护理这些都是我们自己干。”罗建华更多的心思是放在护理上,詹美娟和儿子则主管销售。“我们本来就是农民,出去务工也是农民,现在回乡创业也是干栽培,不同的是,是把荒废的土地调集起来搞大面积栽培。

    ”罗建华认为,他们现在属于新型农民,是通过外出学习、掌握技术、收入高的农民,是新时代的农民。当天接受采访时,罗建华风尘仆仆的刚从外面回来,迷彩服的左肩破了个碗口大小的洞,他笑着解释说当天干活时被工具勾破了。这个地道的农民为了学习沙糖桔的栽培技术特意到县城买了几本书。“为什么要选择继续学习开拓栽培沙糖桔?”面对记者的疑问,罗建华露出了腼腆的笑容。

    他说,在火龙果获得丰收后,他带领周边村民办起了合作社,栽培火龙果致富,产量和销量一直不错。日子虽然还行,但他有头有尾模糊感到这样的生活虽忙碌却每天都需要“钉”在田里,“异国意思”。去年,花了一段时间,他一个人到外地去考察,首先体验了一把“肆无忌惮”。既然要创业,就不能只局限于火龙果栽培上,一定要搞出更大的名堂——这一决定比想象还要来得迅速。

    凭着一腔周全,配偶俩又开启了他们的“职业农民”之路。一早先,村里人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们:踏踏实实去种火龙果,年收入已经很好了,为什么还要继续折腾?就像当年一样,大家夷犹着要不要将土地交给他们。

    为了能更好地实践,罗建华在火龙果栽培基地旁先种了20多亩沙糖桔,并像照顾自己的小孩一样每天细致呵护果树。“哪里好,就去哪里学习。”罗建华说,现在基地里种上了沙糖桔,还套种了各种农作物、养有鸡,产品变得越来越丰富。“哪里好,就去哪里学习。”于是, 罗建华一偶尔间就去邻近的栽培园、合作社,向农业技术员不断学习技术和经验,同时还不忘到兴业县、桂林市等地做调研,了解产品的市场情况。

    “现在栽培沙糖桔,面临着再次创业,虽然有困难,但总比刚早先栽培火龙果的时候好了很多。”罗建华信心满满地表示,当农民就是要不怕苦、不怕累,无论技术多么先进,也需要有等待收获果实的耐心,而且自负支拨总有回报。通过网络,罗建华的火龙果已经远近闻名,远在山东的老板希望整体打包收购他的火龙果,但是原因产量还是有差距,至今异国谈成。

    “现在在二级路旁已经能销售大部分,在网络上的销售比例也渐渐增大。”罗建华对未来充足信心,与早先时“走出去”的愿望相比,现在的他对“出息”一词有了新的理解:在三善村将现代农业的路子分开,然后带领乡亲们一起走上致富的道路。陆川新闻,新鲜有料。可以走尽是天涯,难以品尽是故乡。距离陆川县再远也不是问题。世界很大,期待在此再会。